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新视点>> 风云杂谈

何以常乘“款段马”

 

文/王文昌

 

李怀远是武则天时期的宰相,事迹不多,但史上评价甚高。《旧唐书·李怀远传》称其为:“守道安贫,怀远当仁。”史载:“怀远虽久居荣位,而弥尚简率,园林宅室,无所改作。常乘款段马,左仆射豆卢钦望谓曰‘公荣贵如此,何不买骏马乘之’?答曰‘此马幸免惊蹶,无假它求’。闻者莫不叹美。”

何谓“款段”?行走缓慢谓之款段。款段马,也就是慢慢腾腾、四平八稳的一匹老马了。当有人劝其换乘一匹骏马时,他的解释是:“此马幸免惊蹶,无假它求。”在《新唐书·李怀远传》中他的解释是:“吾幸其驯,不愿它骏。”

史书上骑“款段马”的还有一位,记载于张岱《夜航船》中。说唐朝诗人李贺每天早晨出门,“骑款段马,从小傒奴辈,背古锦囊,遇所得,即纳入囊中”。他的母亲慨叹:“是儿呕出心肝乃已。”

一个诗人骑着这样一匹马,慢慢寻找一句句的好诗于情理合,与身份亦合。一个当朝宰相也骑着这样一匹慢腾腾的老马上朝就觉得有些异类,值得好好审视一番。

说起来,马,只是文官的代步工具。不比战场之上,非日行千里、纵横驰骋的骏马不可。骏马对于文官来说就是一种排场和奢华,是一种炫耀,抑或是一种不够自信的遮掩,用以提高自己的威望,让人望而生畏。然而如此之人,必胸中少了一段充实和自信,岂不闻“外有余者,中必不足”?

李怀远是自觉的,也是智慧的。他贵为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骑一匹骏马似乎并不为过,而且也是举手之劳。但是他坚守“用”的哲学,正因为其缓慢,所以才免去了受到惊蹶的后顾之忧,所以“无假它求”,所以“不愿它骏”。在他看来,自己已经贵为宰相,何需一匹骏马来为自己装点门面?然而有这种智慧的人并不多,甚至恰恰相反。观乎古今,许多人一旦身居官位平步青云,便觉得高高在上,巍巍乎,叫嚣乎,不可一世,有的甚至自我膨胀到自己治下“老子天下第一”的地步。岂不知,“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既是青云,终有飘散的一天,从青云之上一个跟头跌下来,鼻青脸肿者有之,身败名裂者有之,粉身碎骨者有之,徒给后人留下笑柄。

究其实,还是个人修养智慧使然。无独有偶,宋朝的司马光也有一段相似的故事。一次司马光出行坐了一辆没有华盖的车子,恰巧太阳当空,司马光就用扇子挡在头上。程颐看不下去了,对他说:“你坐了这样一辆车子,百姓也不认识你,出了问题怎么办?况且也有失尊贵啊!”你道司马光怎么说:“老夫此举就是为了不让百姓认出来。”

李怀远乘“款段马”,司马光坐“敞篷车”,留下的不仅是一段佳话,更是一笔官员修身的财富。

老子有言:“圣人为腹不为目。”超出了腹之所需,即为非分之欲望。今人比车子,比房子,比票子,兢兢以求,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浑然不懂老子教诲深意。世人往往把身外之物看得比自身还重要,用身家性命去交换身外之物者比比皆是,至如飞蛾扑火,焚身乃止。更有官员不知自禁,因为一块表、一包烟而成众矢之的,群起而攻之,到底把自己折腾进了监狱。如此奇葩官员或者可以成为典藏,以博后人一笑。倘若此类官员早就知晓了千年之前的一位宰相骑“款段马”的故事,或许可以检点身心,免去牢狱里走一遭的厄运。

 

“全无心肝”

文/陈鲁民

 

陈朝后主陈叔宝亡国后当了俘虏,却全然没有亡国之痛,依然每天吃喝玩乐,吟诗唱和,三天两头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不仅如此,后来陈叔宝竟对隋文帝要求:“我还没有一个称谓,每回朝集,无法与人交谈,愿得一官号。”文帝很轻蔑地说:“陈叔宝全无心肝。”意即他无信仰、无尊严、无操守、无羞耻。

“全无心肝”者,古时有,今日也不少。在中纪委发布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毫无政治信仰”,安徽省委原常委、常务副省长陈树隆“毫无政治信仰”之后,中纪委发布对甘肃省委原常委、常务副省长虞海燕的“双开”通报,称其“毫无政治信仰和党性观念”。这些“毫无”,就是“全无心肝”者的今日写照。

因为“毫无政治信仰”,王保安就把做官发财当成自己的最高追求,以权谋私,受贿索贿,狮子大开口,捞了1.53亿余元黑钱,最后被判无期徒刑;因为“毫无政治信仰”,陈树隆就在政治上攀附、经济上贪婪、道德上败坏,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结果“伸手必被捉”,现正在等待法律的严惩;因为“毫无政治信仰和党性观念”,虞海燕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不仅涉嫌受贿、滥用职权等犯罪,还大搞团团伙伙,培植私人势力,变公务接待场所为个人奢靡享乐据点。而且胆大妄为,公然拉拢腐蚀纪检干部和巡视干部,打探巡视信息,干扰监督执纪工作,作恶多端,最终难逃法网。

推而广之,近年来那些落马的“大老虎”“小苍蝇”,可以说无一例外都是“全无心肝”的官场败类,早就把曾经有过的神圣信仰扔到爪哇国去了。也正是因为他们失去了“政治信仰”这一最重要的政治底线,就对各种乌七八糟的“病毒”和“微生物”失去了“免疫力”,门洞大开,藏污纳垢,又直接导致了他们的毫无党性观念,毫无公仆意识,毫无廉耻之心,毫无法纪约束。有了这几个“毫无”,那就进一步发展到毫无顾忌,毫无敬畏,无事不敢干,无钱不敢收,无酒不敢喝,无处不敢去,无床不敢上,最后的身败名裂也是无法避免的。

而且,这方面的“毫无”,就可能是那方面的“充斥”。一个人的头脑是不能空白的,一旦头脑出现相对真空,别的东西就会乘虚而入。既然一些官员已经“毫无政治信仰”,那就必然会有别的信仰要来填补。譬如,一些官员不信马列信鬼神,马克思主义信仰弃之如敝屣,怪力乱神之信条却奉为圭臬。黑龙江省原政协主席韩桂芝卖官鬻爵,贪得无厌,每天待在家里烧香拜佛,祈求佛祖保佑。河北省原副省长丛福奎,听到“大师”殷凤珍胡诌的一句“你要想上升,你就信佛”,便把烧香拜佛当做自己的“精神支柱”。贪官信神信鬼,装神弄鬼,求神求鬼,已成为时下官场丑恶一景,屡见不鲜。

既然一些官员已经“毫无廉耻之心”,成了官场的“厚黑之徒”,那就等于彻底打开了心理闸门,做什么坏事丑事都没有心理障碍了。于是,巧取豪夺,不择手段,钱权交易,花样百出,纵情声色,骄奢淫逸,最后的结局就是政治上变质,经济上贪婪,道德上堕落,生活上腐化,走上可耻又可悲的不归之路。

既然一些官员已经“毫无党性观念”,脑子里装的就完全是与党性要求背道而驰的东西。他们忘记了入党誓言,背离了党的宗旨,玷污了党员称号,践踏着党的纪律,早晚要被清理出党的队伍。

可见,对一个党员干部来说,“全无心肝”之类是很可怕的,是走向堕落、走向毁灭的前奏,如果掉以轻心,不以为念,后果是非常危险的。但这种“全无”的形成也是一步步发展过来的,从较多到较少到微乎其微再到“全无”,是有个发展过程的。如果我们能够坚持学习改造,及时补充精神维生素,适时增添政治营养,就可以远离“全无心肝”的危险,不忘初心,永葆青春,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作者: 来源:2017-19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6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鹭鸶腿上劈精肉[ 10-16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