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新视点>> 风云杂谈

鹭鸶腿上劈精肉

鹭鸶腿上劈精肉

文/陈鲁民

 

近日,看到一则新华社电讯:贵州省沿河县的殡葬公司,每火化一具遗体并在殡仪馆治丧的,该县民政局殡葬管理局副局长崔国强就要提成100元,每销售一座公墓,崔副局长就要按1%~3%的比例收取“提成费”。遭到许多网友鄙夷并嘲笑。其实“100元也要贪”,这数款算是大的了,还有两毛七分钱也要贪的呢——据报道,湖南省桃江县的一个财政所副所长陈刚,截取惠民资金共77万元,这笔“巨款”是分6万多次贪污的,其中最小一笔只有0.27元。

更可恶的是,原北京动物园副园长肖绍祥是从动物嘴里抠钱,居然积少成多,涉嫌贪污1400余万元,尤其显得龌龊下作。不仅如此,就连本园职工一年一度的风筝节,那工会补贴给大家的一万多元也尽数进了他的腰包。正是元曲《醉太平》讽刺的那样:“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膆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不过,还有更龌龊、更下作的贪腐行为。海南省纪委发布消息:一笔扶贫款从市到县被侵吞40%,从县到乡又被克扣40%;一张小农机具秧盘国家补贴2毛5分,农技站就克扣1毛8分,站长还要贪3分;一个售价数百元的骨灰盒,民政干部也要拿15元回扣,扶贫办、农技推广站、民政局……近年来甚至成了腐败“重灾区”,不到半年就有20余名干部落马。

古人说“盗亦有道”,意思是说,旧时即使是贼,也有其“行为规范”,什么人能偷,什么人不能偷,都有一定规矩,即便做不到宋江们的劫富济贫,也不能害穷人雪上加霜。虽然至今还没听说“贪亦有道”的说法,从理论上来说,任何公款都不能据为己有,动了公款,轻者违法,重者犯罪,必定严惩不贷。但民间约定俗成的看法是,有些个钱,如办教育、搞科研的钱,扶贫款、救灾款、殡葬费,还有养动物的钱等,尤其不能染指,因为那都是有特殊意义的,或用公益,或来救命,动了就应罪加一等。可一些利欲熏心的贪官,一旦贪红了眼,那是什么钱都敢动,什么血都敢喝,贪得无厌,丧尽天良,没有任何禁忌,连旧时毛贼都不如。

孟德斯鸠说过:“有权力的人们使用权力一直到有边界的地方为止。”那些有权力的“老先生下手”,走的是马无夜草不肥的路子,钻的是制度不严的空子,循的是“雁过拔毛”的惯例。林语堂曾有妙论:“染指、中饱、分羹、私肥,还是中华民族亘古以来上自王公大臣下至贩夫小卒文武老幼男女贤愚共同擅长的技术。最近普斯基大学生物学教授摩尔君发现,中国人巴掌上分泌出来一种微有酸味之黏性液质,凡眼帘射到金银铜时,即引起自然反应作用,分泌额外加多,钱到手时尤甚。因此银钱到手,十元过手,必沾一元,乃无可奈何之事。”故中国人向来认为钱不沾手,违反天性,“粪夫挑粪,亦必醮一醮。”此番高论或有以偏概全之嫌,但用在那些四处下手的“老先生”身上实在是再贴切不过了。

近年来,在扶贫款、救灾款、教育款、科研款、殡葬费上“老先生下手”的案例屡见不鲜,如今又添了吃火葬款、吃动物款的“老先生”,性质恶劣,影响极坏。究其原因,除了监管不严外也与打击不力有关。有鉴于此,十八大以后,反腐力度明显加大,“苍蝇”与“老虎”一齐打,反腐没有禁区,肃贪不设上限,光是省部级大老虎就挖出了三十多个,厅局级老虎多达数百人,连周永康、徐才厚那样的大老虎照样难逃法网。人心为之一振,世风明显向好。但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反腐倡廉任重道远,稍有放松就可能会反弹,因而,我们应继续对腐败保持高压态势,严阵以待,不信贪官眼泪,不怕贪官反扑,决不放虎归山,更不养虎遗患。如此这般,倘还有要钱不要命的“老先生”,就请放马过来。

 

“双尺度”人生

文/化定兴

张鸣先生最近提到“双尺度”的人生现象,就是说一个人对自己和他人是两个尺度的。他举例说,亲戚朋友之间,彼此交往,有意无意,一般会把自己对人家的好放大一些,而无形之中,把人家对自己的好,缩小若干;亲戚中有谁发达了,一定想办法沾点光,但反过来,如果自己过好了,根本就不会理自己的穷亲戚。

类似现象其实还有很多。比如一些贪官要求其他人廉洁奉公,自己却贪赃枉法,被人称为“双面人格”;一些人要求别人有规则意识,可一旦自己有机会走捷径时,就将规则抛之脑后;有的人自己不守时没事,别人不守时就不可原谅。

这些现象可以叫“双尺度人生”,也可以说是做人的“双重标准”,但这只是让论述形象而已,如果仔细分析,“双尺度人生”也好,“双重标准”也罢,对一个人而言,就是“单一尺度”“单一标准”,即为了自己。亲戚发达了想沾光是为了自己过的好一些,自己发达了不理穷亲戚是为了自己轻松,不背“包袱”;贪官们大谈廉洁奉公是为了自己的公众形象,贪赃枉法是为了一己私欲。

既然是为了自己,那么在价值选择上就难以具有统一性。学者韦政通指出:“这一代的年轻人,传统对他有利,他就取传统;现代对他有利,他就取现代。自由恋爱是现代的,所以他们不要父母干涉,对父母的经济依赖,他们照样视为当然。”

利己是人之本性,但一个人无节制的选择利己行为,背后的原因是复杂的。有的是做人与修养的问题,比如有人看见富亲戚会想着沾光,有人则能自力更生、贫贱不能移,不会因为亲戚没帮忙而心生怨恨;有人富了对穷亲戚唯恐避之不及,有人则会扶危济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有的既涉及个人修养也涉及制度。拿平常开车来说,之所以大多时候是畅通无阻的,缘于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不会乱来,更重要的是背后的交通规则是透明的,执法是严厉的。这个时候,每个人为自己着想带来的效果是好的。但当窄路两车相遇,需要礼让时,就必须相互理解,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再说贪官的“双面人格”,无疑与权力没有得到有效约束以及官场生态不正常有关。权力没有关进笼子,贪官自然可以为所欲为,他们恶的一面被激发;而如果官场逆淘汰现象频发,老实人吃亏,虚伪的人平步青云,在趋利避害的本性下,更多人会成为“双面人”。所以光让他们强化理想信念,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还不够,必须营造一个公平正义的环境才行。

从广阔的生活来看,“双尺度”现象几乎涵盖人生的每个角落。对于一些人,道德、法律都是为别人设置的,并不是为了约束自己;对于芸芸众生,让自己与别人使用同样的标尺,可谓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所以我们常说要以上率下、以身作则,更把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放在嘴边,都是为了让自己和他人使用同一标尺甚至更严格的标尺。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则希望大家将心比心,换位思考。

可惜,我们习惯的是严以律人,宽以待己,结果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自己怎么样都对,错误永远是别人的。

 

 


作者: 来源:2017-16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6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一笑君王便着绯[ 10-16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