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新视点>> 风云杂谈

一笑君王便着绯

一笑君王便着绯

文/于永军

偶翻晚唐绝句,罗隐的一首《感弄猴人赐朱绂》让我思绪如钢花四溅。此公原名罗横,抛却美好的家乡烟月,十几年十余次赶考,但十举进士而不第,愤而改名罗隐。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唐昭宗的一个随驾技艺人——耍猴的,为了取悦皇上,把一只猴子训练到可以跟朝站班的地步,昭宗一高兴,封之为“孙(狲)供奉”,五品官的绯红袍穿上了。于是,罗隐诗云:

十二三年就试期,五湖烟月奈相违。

何如学取孙供奉,一笑君王便着绯。

寒窗苦读十二三年,竟然不如一个耍猴的。严肃的荒唐,怨愤的嬉笑,辛酸的闹剧,不平的藐视。“何如学取孙供奉”?无疑是诗人留给今天的一个千年之问。

其实,以罗隐的学识与聪明,不可能不知道,“一笑君王便着绯”者,孙供奉不是第一人,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人。汉文帝时的邓通,不过是宫廷中一个会划船的仆役,就因为模样长得与刘恒皇帝梦中助他登天之人相似,且邓与登天的“登”音形皆近,立马儿被皇帝留在身边伺候,不久便平步青云,被封为上大夫。王莽时卖烧饼的王盛更是有趣儿,早上出门卖烧饼还因生意不好犯愁呢,晚上却因名字与王莽新朝“金匮天书”上的辅佐大臣相同,一下子被拽进宫中变成了王莽新朝的前将军,爵封“崇新公”。其情景,就像现代版的央视砸金蛋――飞来的横福。

罗隐身后也有不少类似的奇葩:明洪武十八年,会试后的前三名依次是黄子澄、陈子宁、花纶,焉知,放榜时,状元却变成了丁显。原来,殿试时,朱元璋发了话:“我夜间做了一梦,神仙告诉我,本年的新科状元姓丁。”主考大臣连忙翻阅试卷,找了许久,终于找到一个叫“丁显”的人,但此人名次靠后。朱元璋得到报告,高兴地说:“此人姓丁名显,自然应‘显’,状元就该他做。”于是,丁显便雄居鳌头。清康熙三十六年,例行科举考试时,考生李蟠是个彪形大汉,饭量惊人。入场考试时,他怀揣着36个饽饽。应试的进士都在傍晚前按时交卷出场,唯有李蟠独留殿前,临场护军多次催他交卷,李蟠含泪求情:“毕生之业,在此一朝,幸勿相促,以成鄙人功名。”直到四更天才交卷,36个饽饽也吃得精光。主考官当个笑话奏报了康熙,康熙帝认为李蟠是一个“苦心之士”,当即决定钦点为状元,李蟠因此被世人称为“饽饽状元”。翻一翻古书典籍,学问高深的朋友保准还可再举出一些。如事子反的窃簪之臣,事孟尝君的鸡鸣狗盗之客,会踢蹴踘的高俅,会斗蛐蛐的贾似道,等等。这些人物,从本质上看都应与罗隐笔下的“孙供奉”归于一类。

乾坤已非昨日。今天的选人用人固然不会再现“孙供奉”“王烧饼”“饽饽状元”之类的奇观,但有的地方有的部门尤其是一些“小国之君”那里依然还会人为地搞出这样或那样的“遇”,以至出现某种现代版的“一笑君王便着绯”。颇具代表性的,如在群众中一度流传过的那个可以让不少类“孙供奉”对号入座的用人调侃:“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这表明,失去了对民主、法治的尊崇,一些冠以“人民公仆”称呼的现代领导制造的“遇”,与封建专制滋生的“遇”并没有质的区别。故罗隐一千多年前留下的设问,于今天仍有着现实镜鉴。至少,为推进公权力在正确轨道上运行、营造“群贤毕至”的聚才盛景提供了反面参考。 

 

 

补署一切,听之天命

文/王文昌

晚清重臣、被誉为“国之桢宝”的丁宝桢给儿子写的家书中有这样一段:“至做官一事,原是讲求做事,其补署一切,应付之天命。万不可有心其间,一涉有心,便易入于钻营,将顺卑鄙一路,切勿以此为念。立定脚跟做人做事,方是大丈夫所为。”

何为补署?官之升降也。信中讲了为官之道:一者做官为做事,二者不可汲汲于“补署”,一旦有心其间,人格尊严便不复存在,而将入“卑顺一格”。刚刚落马的大连市原常务副市长曹爱华的升迁和落马轨迹,恰恰为丁宝桢的家书做了量身定做的、现代版的反面注脚。

曹爱华的人生履历是辉煌并令人羡慕的。她32岁官至营口市市委常委、宣传部长,39岁任辽宁省团委书记,42岁重用到大连市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官场之上,风调雨顺,一路高歌,在常人的眼中,一颗政治明星正冉冉升起。

曹爱华是一个十足的“官迷”,一切为自己的升迁让路。她为领导做事,向领导行贿,甚至做了一个女人、一个妻子、一个女儿、一个母亲“不该做”的事情。在获得政治甜头之后,一发不可收拾,直至攀上了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此时的令计划官至中央办公厅主任,能够靠上这棵大树以后的政治生涯注定会一片光明。为此,她不惜一切拉拢靠近谷丽萍,她将谷丽萍倡导的创业基金项目作为一个虚假平台,让几千万的资金闲置。陪吃陪喝,送物送钱,她还给谷丽萍的项目拉来了巨额的商业赞助,将省里的重要干部介绍给谷丽萍。做事是幌子,拉关系、建后台才是她真实的目的。

一心为了当官,之后就是贪腐。几千万的腐败资金已经证明,她的升迁之路也正是自己的贪腐之路,而这样的路上,必定是“入于钻营,将顺卑鄙一路”,最后将自己埋葬。曹爱华在忏悔录中的话是真实而令人心惊的:我的人生止于48岁,上面立着“耻辱碑”。

不汲汲于富贵,这是一名共产党员应有的定力和品质。纵观汲汲于官位者,“未得之,患不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曹爱华之前,有43岁就当上中央候补委员的广西南宁市委书记余远辉,有39岁当上天津市津南区委书记的吕福春,他们的落马无不与“当官心切”相关。古人的教诲言犹在耳:言行拟之古人,功名付之天命。

国学大师南怀瑾说过,人生有三大错误不能犯: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你的能力应当做一个科长,何必“殚精竭虑”一定谋求当上一个县长、市长?官职是为人民服务的工具,能够在更大的平台上为更多的人做更多的事情当然是幸福的,也是应当提倡和鼓励的。但是我们反对把做官当成人生的唯一追求,一心做官,必然刻意钻营、背离宗旨、违法乱纪,最终为人民所抛弃。孔子在回答弟子如何“取”时,说了一句十分经典的话:“义然后取,人不厌其取。”当你用正当的渠道、正当的初衷、正当的手段取得了应当得到的官位,人民不仅不会厌恶,相反党和人民会欢迎你,会给你创造机会和舞台。现在党中央一再强调要大力倡导正确的用人导向,这个导向就是用好人、用能人、用一心为民的人。任何党员领导干部只要秉持“义然后取”的教诲,他就会远离阴谋诡计,他人生就会是有意义的,他的前途也一定是辉煌的。

 

 


作者: 来源:2017-15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6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微信“群拍”何时了(外一则)[ 07-24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