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www.mr707.com >> 纸上性情

明复图书馆:早期海归学子的科学梦

明复图书馆:早期海归学子的科学梦

文/潘真

 

 

1931年元旦,92岁高龄的马相伯先生不顾风寒,赶到亚尔培路533号(今陕西南路235号),参加中国最早的公共科技图书馆——明复图书馆的揭幕典礼。致词的蔡元培先生,向公众解释馆名的由来:“此馆纪念胡明复先生,因为他是本社重要发起人,为本社牺牲极大,直至于逝世日,尚勤于社务。故本社第一伟大建筑物即以纪念明复先生。”

这里的“本社”,即诞生于美国康奈尔大学的“中国科学社”。一战爆发前夕,康奈尔聚集了一批顶尖的中国留学生,“科学救国”是其共同的理想。1915年10月25日,他们成立了以“联络同志、研究学术,以共图中国科学之发达”为宗旨的中国科学社,设想创办杂志、图书馆,唤起民众爱科学,以实现“科学救国”“教育救国”的梦想。

1918年,中国科学社创始人和《科学》月刊编辑部主要成员陆续回国,中国科学社的活动也从康奈尔转移到南京、上海等地。1927年,科学社曾在南京创办规模很小的中国科学社图书馆,但不久毁于兵火。1928年,科学社决定在上海购地,建立社所和图书馆。

在图书馆筹备期间不幸溺水身亡的科学社骨干胡明复,年仅36岁,是中国首位在国外获数学博士学位的留学生。胡明复与胞弟胡刚复被南洋公学校长张元济称为“奇童”。

胡明复在1910年与胡适等一同考取“庚子赔款”第二届留美生,入康奈尔大学文理学院,与赵元任同班。1912年胡适从该校农学院转到文理学院,三人同班,均为学霸。1913年,三人同时被推荐为美国大学生联谊会会员。1914年临近大学毕业时,胡明复、赵元任又被推举为美国科学学术联谊会会员。毕业前后,胡明复与赵元任、任鸿隽、周仁、秉志、杨杏佛等筹备创立科学社和《科学》杂志。1914年秋天,胡明复入哈佛大学研究院,专攻数学,1917年获博士学位。他的博士论文《具有边界条件的线性积分—微分方程》,在享有很高声誉的学术刊物《美国数学会会刊》第19卷第4期上发表,是中国人在美国最早发表的数学论文。他婉拒了包括北京大学在内的国内名校的聘书,立志要将其兄胡敦复主持的上海大同大学办成一所高水平的学府。

1918年起,他创办并主持多年大同大学数学系。他一到校就倡议成立了“大同大学数理研究会”,作《误差论》等讲演深受学生们欢迎。他全身心投入大同的日常工作,甚至亲手绘图设计了新闸路西康路口大同大学的校舍。他还把自己的积蓄尽数垫入,以济校困,被后人称颂为“毁家兴学,劳怨不辞”。北伐军抵沪后,他被推举为上海政治分会教育委员会第一任教育委员。

胡明复曾说,他们这一代生长在苦难深重的中国,为使中国富强,必须甘当为中国科学开路的“小工”。所以,办校、教学之余,他还为科学的传播做出了许多贡献,比如应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所长王云五之聘,兼任数学函授社主任,主持编写一批普及性的数学书籍,翻译并出版《科学大纲》等普及性科学书籍,编写微积分、高等分析等教材。受中国科学社的委托,与另一位哈佛数学博士姜立夫一起拟定数学名词(当时称“算学名词”)。

明复图书馆的主体建筑建造于1929年,墙角的奠基石上孙科的题词清晰可辨:中华民国十八年十一月二日中国科学社为明复图书馆举行奠基礼。蔡元培曾盛赞这是合乎科学装置的图书馆,并殷切希望将来能扩充为书版博物馆——陈列古代圣经,广纳四方善本,并建议南京、北平、杭州和上海各图书馆及各藏书家将甲骨文,明、元、宋甚至唐、隋等年代的刻本、抄本都送来陈列。

在民国时期诞生的众多公共图书馆中,中国科学社的明复图书馆和中华学艺社的学艺图书馆以其在传播西方科学知识、推进科学教育等方面的重要地位,被尊为专业图书馆界中的“双璧”。

 

 

环城路与大境阁

文/潘真

 

上海公交有11路环城电车,沿中华路、人民路围成的环城圆形路行驶。

怎么会有这条环城圆形路的呢?环城,及沿途的老西门、大东门、小东门、小北门、大南门、小南门、新开河、新北门、老北门、小北门这些个名称,透露了这条路上曾经有过城墙吗?没错,这条路事关上海城墙筑与拆,是上海旧城厢与城外的界线。

原来,上海自元代建县后,并未筑城墙,至明代中叶,上海人口稠密、商肆发达,沿江一带船舶往来,成为南北货物的集散中心。当时,江浙沿海地方不断出现倭寇偷袭骚扰。据史料记载,仅嘉靖三十二年四至六月间,就连续五次遭到倭寇大洗劫,民房被焚毁,损失惨重。为保障百姓生命、财产的安全,上海在嘉靖三十二年(1553)九月动工,昼夜不停,耗时三月,赶筑了一座周长9里、高2.4丈的城墙,城上筑有3600余个雉堞、2座敌楼,沿城墙外筑有阔6丈、深1.7丈、周长150余丈的城壕,外与黄浦江、内与大小河浜全线贯通,通接湖汐。设6处城门,即朝宗门(大东门)、宝带门(小东门)、跨龙门(大南门)、朝阳门(小南门)、仪凤门(西门)和晏海门(北门);另辟三处水门,分跨肇嘉浜和方浜之上。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又增筑3座敌楼、20座箭台。

此后,倭寇多次来犯,直逼城下,却再也无法侵入城池。万历年间,倭患平息,县城安宁,便在城墙的4座瞭望台上造了丹凤楼、观音阁、真武庙和大境阁。 

倭寇之患除却了,古城墙的存在阻碍了城市经济和交通运输的发展。民国元年(1912)7月,在李平书的主持下,上海动工拆城筑路。次年6月北半城850丈完工,填平城壕,筑民国路(即今人民路);第三年冬南半城890丈完工,筑中华路,形成了环城圆形路。

这位李平书可是上海近代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曾创办闸北水电公司,因供水范围受限而状告工部局获胜;参与发动上海起义,后任上海民政总局总长等职;被袁世凯逐出租界,东渡日本避难,返回上海后晚年以书画、金石自娱。为纪念他对上海光复和城建所作出的贡献,1946年10月26日,城隍庙湖心亭举行李平书铜像落成典礼。据《上海文化艺术志》记载,“李平书像高3米,他银须一绺,身穿长袍马褂,右手执书,左手垂于袖筒内,伫立于八角形基座上,风度儒雅。”铜像于1959年被移至蓬莱公园,“文革”时不知下落。

由于当年拆城指挥部——城壕路工事务所设在大境阁,又有人请求保留大境阁,小北门大境路一带便保存了一座残庙遗址和近50米长的城墙颓垣残迹,便是关帝庙、大境阁。

建在大境箭台上的大境阁,是一座结构精巧、造型别致的抱厦式三层楼阁,供奉关帝像(原称关帝殿)。清嘉庆二十年(1815),改建成三层高阁(即今日之阁)。道光元年(1821),总督陶澍登阁观光后,题“旷观”匾额悬于清代加筑的“熙春台”上。道光十六年(1836),两江总督陈銮游此,题“大千胜境”,刻于东首石坊。大境阁由此名声大振,被列入“沪城八景”,称“江皋霁雪”,成为申城名胜。

大境阁的人文资源也颇为可观。据记载,近代以来,文人墨客云集于此,留下诸多佳话。如晚清至民初,大境阁三层楼曾是名画家吴逃禅、华墨龙、任伯年、朱屺瞻等作画、会友之所。1917年,昆曲名师陈风鸣、丁兰生及票友郁炳生等在二楼成立“平声曲社”,昆曲家莫舒斋亦在此开办昆曲学习班。1952年,应云卫执导、史湘云主演的昆剧《桃花扇》,就是在大境阁组团后公演的。

在颓败了数十年之后,1992年开始,南市区人民政府耗资900万元,花了三年时间,动迁全部31户居民、9个单位,将这段古城墙和大境阁按原样修复,向游客开放。大境阁二楼有“上海老城厢史迹展览”,以图片、图表、实物、模型、灯箱、置景等多种形式,诉说上海老城厢700多年间方方面面的变迁及今日、未来。

编辑:沈海晨  mapwowo@163.com

 

 

 


作者: 来源:2017-17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6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由老股票看新雅粤菜馆[ 10-16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